钱江晚报·小时新闻 记者 何丽娜 通讯员 汤颖枭 童小仙

在血透患者眼里,前方正常运转的血透室,透出的柔和灯光,让他们倍感温暖安心。

4月2日,浙江省卫生健康委组建援沪血透医疗队(88人,其中84人为专职血透护士,1人为疾控人员,3人为驾驶员)赶赴上海。84名专职血透护士有效开展血透服务,缓解当地血透压力。 截至4月日12时,医疗队已累计开展5000余例次血透治疗。

图注:浙江援沪血液血透医疗队

血透医疗队由浙大一院血透室护士长俞伟萍任总领队,队伍分成三个小组,每组28人,其中

一组由俞伟萍任组长、浙大四院毛卓英任副组长,带领来自浙大一院、杭州、宁波、湖州、绍兴、丽水的血透护士参与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的血透中心工作;

二组由浙大二院曹曼曼任组长、东阳市人民医院许晓妹任副组长,带领来自浙大二院、浙大邵逸夫医院、金华、衢州、台州、舟山的血透护士参与复旦大学附属浦东医院血透中心工作;

三组由省中医院傅恩琴任组长、温附一院林小敏任副组长,带领来自浙江医院、省人民医院、温附一院、温附二院、杭州、温州、宁波的血透护士参与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血透中心工作。

完全陌生的工作环境

浙江队员们迎难而上

三家医院的血透室里,300余台血透机规律地运转着,患者安心地躺在病床上接受治疗,护士们有的忙着操作,有的负责健康宣教,一切井井有条。 

刚去血透室的场景,各位组长还历历在目,“当时我们对血透室的环境、规章制度、患者病情完全不了解,只能摸着石头过河。那边血透机型号有很多种,有些根本没用过,只能现场互相教互相学,尽快上手。”俞伟萍说。

图注:患者发图感谢俞伟萍

浙大二院血透护士林剑靖提到,二组所支援的上海浦东医院,后来为满足更多血液血透患者,临时改建了浦东医院曹路血透中心,二组即在曹路开展工作。曹路血透中心有150台CRRT机(用于血透的机器,平时用于给危重患者床边超滤),可供700多名患者进行血液血透。CRRT机都是全新,且有3种机型,很多都没见过。这是挑战,也是机遇,队员们通过摸机子、看说明书、咨询工程师等方法,直到弄懂弄通。

很快,各组队员各自被分成2~3个班次,为了尽快满足患者们的治疗需要,每天18~24小时地提供血透治疗。除此之外,俞伟萍、毛卓英等有过新冠重症患者护理经验的医务人员,还要进入隔离病房为特殊患者提供必要的穿刺操作、CRRT治疗。

在当地医院的协调帮助下,浙江队员们迎难而上,不慌不乱、有条不紊地投入工作。

图注:血透患者的感谢信

两地医护已成一家

互相鼓劲共闯难关

“正是当地医院医务人员和我们有良好协作,才能让患者安全做完每一次血透。”俞伟萍说。

一组所在的东方医院血透中心,浙江队员与东方医院医护共同管理血透患者,医生统管病情,护士则分为三班,每班12~13个护士,浙江队员为9~10个,和东方医院护士共同管理340余名患者。

浦东医院曹路血透中心其中一层楼,均由二组承接。这层楼共44台CRRT机器,每天可为80多名患者进行血透。曹曼曼说,在工作过程中,血透中心护士长会经常来探望她们,询问有什么需要帮助。队员们感言,当地医院的医务人员已经坚守已久,作为同行,大家能深刻体会他们的艰辛。“我们能分担就多分担一点,给同行们喘口气,大家一起闯过去。”

三组所在的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血透中心,是上海市血液净化质控中心,有88台血透机及30余台CRRT机,固定血透患者近600位。傅恩琴介绍说,中心分为A、B、C三区,队员们和中山医院的护士们一起管理,每班70余个患者,每个护士分管5~7名。

当地医院医务人员除了承担照护患者的任务,还帮助浙江队员开展协调上的工作,比如物资供应、协调患者入院等。两地医护已经成为一家人,相互关照,“大家一起加油鼓劲,争取早日渡过难关!”

爱的双向奔赴

你我不再孤单

血透医疗队支援的三家医院血透室步入正轨后,患者逐渐恢复了常规血透,他们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夜晚高楼之巅,闪耀着 

“上海加油!我们的心在一起!”

“今天是来上海的第六天,我和队友们都已经慢慢适应了目前的工作节奏。上海真是一座很美的城市,我们所住的酒店,从窗户望去,正好可以看见东方明珠以及金茂大厦、环球金融中心和上海中心三座摩天大楼。夜晚远处高楼之巅,还滚动的字——“上海加油!我们的心在一起!”一组队员、丽水市中心医院的陈巧毅在日记里这样记录。

工作时,在走过东方医院血透室走廊时,队员们经常能看见等待的患者朝她们看,陈巧毅有时候会俏皮地朝他们比个心,在心里默默地呼喊:“别担心,我们来了!”在陈巧毅的眼里,这些血透患者都很有礼貌,看到队员防护服背上的名字后,总是称呼她们为“某某老师”,为他们上完血透后,他们也是心怀感恩地连声道谢。

“我都这么想我女儿

你舟山的父母肯定也在想侬嘞!” 

“每天一共要搬300斤左右的置换液,下班时腰都直不起来,但是看到患者一个个安全顺利地离开血透室,感觉都值了。”来自舟山医院血透护士张柳,是二组的队员,具备ICU和血透室的工作经验。她说CRRT机和血透机器不同的点在于需要手动更换置换液和倒废液,这也是目前为满足更多血透患者而开设的其他血透方式。

在为患者血透时,护士需要评估血压、血糖等情况,有时候便会和患者聊聊天。张柳说,有一次,一名阿姨拿出手机给她看她外孙,还说女儿和护士一般年纪,平时女儿工作忙,不经常见面,现在见到护士,就感觉见到女儿一般亲切,还说:“我都这么想我女儿,你舟山的父母肯定也在想侬嘞。”张柳听得鼻子一酸,对亲人的思念就这样把两颗心紧紧连在一起。疫情之下,相互倚偎,相互打气,也是这个血透中心溢出的人间暖意。

血透到一半

阿婆突然腿抽筋,还好……

“太谢谢你了,等疫情结束了,我一定请你到我家里来做客!”一位80多岁的阿婆笑呵呵地和陈晓初说再见,而阿婆原来有些肿胀的双腿,已经慢慢变得正常,这也是三组队员、瑞安市人民医院血透护士陈晓初最开心的事。

这位阿婆在血透接近3小时时,突然小腿抽筋,陈晓初连忙根据医嘱减慢血流量、调节脱水量,为她按摩小腿,希望能减轻因肌肉抽搐带来的疼痛。在血透最后一小时,她几乎陪伴在阿婆身旁,最后顺利回血结束血透治疗。

血透过程中,阿婆看到她胸口的小党旗笑着说:“原来侬是一名党员啊,我也是一名老党员呢。”说完两人互相给对方竖起了大拇指。

诸如此类的温暖瞬间,还有很多很多

图注:患者专门发信息表达对三组、乐清市三医院何海娜的感谢图注:三组队员、省人民医院钟琦在护理患者图注:患者给一组副组长、浙医四院毛卓英竖大拇指图注:患者及家属主动要求和浙江血透队员们合影

本文为钱江晚报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报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