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拼命考证这一年,我明白了许多事

6进一建考场!年年觉得必过,却总在重考!

夜读暖语

我想用我的考试过程去鼓励每一个认真努力的灵魂,因为我们都可以做得到,我们都可以变得更优秀。”

说实话我考一级建造师就是为了证明自己能行,别人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时间的痕迹投射在你我的眼睛里,镌刻在脸庞上,还有埋藏在内心最柔软的地方。我也从一名懵懂的工科毕业生成长为一名身经百战的土木工程人。

11年开始参加工作,这一路走来经历万千,不胜唏嘘。遥想当年刚参加工作拼劲十足,看着项目经理除了尊敬就是崇拜,幻想自己有一天也可以成为一名项目经理,领导着项目部的同事们,披荆斩棘勇创佳绩。

而成为项目经理的首要硬性条件就是必须有一级建造师证书。为了这个目标,我每天下班之后就在办公室里面学习,在施工现场空闲之余也拿着自己做的小纸条背诵记忆。

用了两年的时间终于在16年拿下了建筑工程专业一级建造师证书,还依稀记得查分数那天的激动,真是永生难忘,因为在这一年我的儿子出生了,双喜临门,感觉自己已经走上人生巅峰了。

为了能在职场上更有竞争力,17年我决定参加一建市政增项的考试,因为坊间传闻说市政真的很难考,通过率低但含金量高。

我就想一举拿下,顺便收获众人羡慕的目光。所以我是在工作之余默默努力学习。

也是在那年,我因为有一建证书,便被提拔为项目部生产经理,伴随着职务的提升,责任也是加大,晚上经常加班到八九点钟,然后再回宿舍看视频刷题。

临近考试前三个月,我每天都在凌晨一点左右睡觉,可考完以后,查到分数竟然是95分。当时的心情就像有颗大石头压着一样,特别的闷,也特别的疼,我都忘了自己那天晚上是怎样从办公室走到宿舍的。

因为在我看来,95分的成绩只是停留在传说中别人的身上,根本不相信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所以出成绩后的一个星期里,我都是浑浑噩噩无精打采。想想成功近在咫尺,为什么不再努力一下呢?

为了一雪前耻,我必须要证明自己可以考过,所以我开始准备第二次市政增项考试。

18年由于公司政策变动,我们的项目经理辞职,我便被提升为项目经理。项目上出现的问题多如麻,工期太紧,经常开会加班,沟通社会各界的重任都落在我的身上,对内还要协调各部门的配合。真的很累,学习时间几乎少了三分之二。

当然,结果也自然没那么好,这一次成绩差很多,又是熟悉的感伤,又是同样感伤过后,再一次发奋图强。也是因为家人对我的支持跟鼓励,我还是决定参加19年的市政增项考试。

19年项目步入正轨,我推掉了不必要的社交活动,就是关门学习。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当年查完分数,我记得我对老婆说的第一句话是:“老婆,你觉得我笨吗?”

我开始怀疑自己的智商是不是有问题,这的确是我当时真实的想法。

看着身边的材料主管,第一次考市政就通过,我心态有些失衡。

俗话说: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绝对要考过,必须要考过。然后我又毅然决然地报考了年的考试,真是破釜沉舟,规定自己每天必须学习4小时,必须做完所有的真题,必须认真做笔记。

年考试那天,我记得是比较冷的,还下着毛毛细雨,走上考场开始答题很顺利,余光看到旁边的妹子答题特别慢,我就又觉得这次没问题了。可离考试结束还有将近1个小时的时间,旁边的妹子全部答完了,而且从容地检查后交卷了,重点是她的卷面写得满满当当!

此刻我还有两道大题一点未写,就这样,在紧张和头疼中慌慌张张地交卷了。

查完分是87,回到宿舍以后我哭了,真的,你没有看错,我哭了,然后一个人在宿舍里呆了一天。

闲暇之余,我买了两本中国史,没事就翻翻,因为我真的看不下去一建的书了,看着就想吐,也不想去记忆,我对自己真的是失望透顶。

老婆对我说:“要不咱不考了。”我还是一口回绝,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可能在我的内心深处一直认为别人可以,为什么我不可以。

我不想在垂垂老矣的时候说:“当年如果我再坚持一下,也许就考过了。”

我觉得真正的失败,不是我不能,而是我差一点就成功了。

备考21年市政时,我真的没有像年一样那么狠地发力学习。而是每天找书本里自己似懂非懂的知识点,看一遍不行就看两遍,真正的用心去想,真的很有用。还有做真题,然后总结,对照答案一点一点地琢磨。

这一年我真的很放松,用平常心去对待学习和工作中的问题,但不会敷衍不会推脱,就这样考完了21年的市政增项,出成绩那天,我看到是100分,我却没有特别激动,感觉已经释然了,但我老婆可高兴坏了,给我发了一个大红包。

洋洋洒洒写了很多自己的真实经历,也许在学习上给出的建议真的不多,但我想用我的考试过程去鼓励每一个认真努力的灵魂,因为我们都可以做得到,我们都可以变得更优秀。

最后我想送给所有的一建考生几句诗,是苏轼的《定风波》中的: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致敬每一个在小角落默默努力的追梦者。

加油,一建考生!

作者为环球网校学员:李**

版权归环球网校所有,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