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在丁亥,充满诱惑的秋游目的地是广西。

人生苦短,平凡的日子将我的脸面扯皱且将霜色洒满头顶之时,才能以消遣休闲的心态,将身心融入广西北海的潮汐和桂林山水,想来确有些晚了,但还是有些得意。从贵港奔北海,又从北海赴南宁、桂林、柳州 眼底心中的广西不再是地图上的坐标和梦幻里的图案了,便感觉山川秀美旅游之地,因了秋色点染,因了友情滋润,充满着新奇浪漫,且富有诗情画意了。

归来的日子一天天过去,广西竟贮藏在脑海发酵着,让思绪醉了。醉了的思绪拉扯着晃动着旅途的见闻与镜像,叠成小我世界的酵香风情一一它不是画,不是诗,是蘸着无尽念想的一枚酒曲。

一一题记

银滩寻梦

坐别克车周游广西,惬意是自然,但我觉得有些奢侈。

夕阳下赶海、踏沙,夜幕里漫步嬉戏于“北海银滩”,是我们此行的期待。

赶巧了,当别克车跨入北海地界,我们正迎着西下的阳光。

嗬,到底是滨海城市呀,一眼望不到头的林荫大道竟也如此阔气。道旁的鲜花笑脸迎容,椰树从容地撑着伞,耸成了独恃的南国风景。

一片一片新颖的別墅群在窗前晃过,令人眼馋。

定睛观瞧,北海城市的外围是松散的,轮廊不甚规整,这儿沒几幢高楼大厦,也沒有多少破旧不堪的建筑,企业多是独立门户,店铺也好,民房也罢,自甘寂寞似地向游人展现出一个“阔”字。

拐入市区,楼群虽有些拥挤了,但绿色掩映下的现代化楼群与气派的酒店依旧无多。

夕阳下的“北海银滩”,果真是银色的么?

怀揣疑问,我们赶集似的顺着人流涌入大门。我看热闹,妻与女儿去小店买好泳衣,就迫不及待地拉扯着呼唤着朝海滩跑去

蔚蓝的天,蔚蓝的海,空旷着映入眼帘。

远处有巨轮停泊,诸多红色小游艇在天与海的分界处,箭一般犁浪穿梭,宛若弯勾将游人垂钓。

宽广的海滩边,数以千计的遮阳伞,犹如五彩的花朵盛开。

“花朵”內外,聚集着数以万计的泳装游客。他与她,她们与他们,莫不将欢乐写在脸上:或一家子席地掏沙嘻戏,或双双将身体埋在沙里,或三两结伴在近海畅游,或成群结队地在尺许的海潮退却与涌来之时疯闹

经不住海潮的诱惑,妻与女儿将行囊塞给我,逃似地与海涛亲近去了。

我无意湿脚,品味着观察着家人将身心融入自然,于我也是一种享受。

北海银滩,沙如灰色粉末,细膩似泥,踩上去柔柔的,似有粘性,仿佛这滩不是滩,而是一爿巨大的磁场,想要把你吸住。

风卷海浪,潮起潮落,涌动着一束束银色的光。

夕照中,阳光洒向海面、洒向沙滩,这里便是蔚为壮观的一片银了。

银色的沙滩,被拥挤着的赶海者染成了黑色。左右两厢约5000米长的滩涂,人们下饺子般黑压压堆成一片一片。

由是我想,远客如我等俱要在此吃住,银滩的黃金周,北海人遍地拾金了。

我曾在海上航行,亦曾数次在不同的海滩留下足迹。每次心境不同,感受是不一样的。北海银滩,遥似“海角天涯”呀,缘何游人如织?

于大多数远游者而言,来北海银滩嘻戏疯闹犹如寻梦,这梦兴许是儿时的,抑或是步入壮年老年的夙愿。

看,妻与女儿欢笑着,蹦跳着,时儿跃入水里迎潮,时儿趴在岸边垒沙,疯狂劲状若姐妹。

天渐渐黑了,涌入银滩者仍络绎不绝,撤离者竟廖廖无几。

漫步在霓虹灯下的长长海鲜街,宛若走进了海洋世界,许多不曾见过的海产品呈现在家家橱窗状水池里,使我们颇感新奇。小周特意领我们窜进生意兴隆的“疍家风情”大排挡,享用了一顿丰盛的海鲜。

似醉非醉时,我忽然明白人们为什么大老远要往北海跑了。

原来游北海、逛银滩,突出的特色是能与大海生命中品种繁多的个体“约会”。

感谢大海。它慷慨的赠予,使人们在欣喜中品味,在快乐里分享,打着饱嗝晃悠在灯火阑栅处,个个都成了“神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