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强迫症吧。”

“我可能有点强迫症。”

日常语境里,“强迫症”往往带着调侃和自嘲的意味,让人联想到极度追求整洁、完美主义,有点“过”、有点古怪,甚至还点好笑。

比如:忍不了手机页面的小红点、出门前检查好几遍门窗、订书机必须在书桌上呈直角摆放、看到地面上有几根头发马上抓狂 或者,仅仅意味着我“工作能力很强”。

(在一档综艺节目中,嘉宾赵又廷因为忍不了选手往地上撒豆子,被认为是“强迫症”爆发)

强迫症,可能是被误解最深的精神疾病。

英国纪录片《强迫症心魔》,展现了真正的强迫症患者是什么样子的。

它意味着极度的恐惧、强烈的负罪感、持续的自我否定、绝对的悲伤、无助和绝望。

因为会导致患者严重的收入损失和生活质量下降,强迫症曾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最致残疾病”的前10名,是排在抑郁症、酒精药物滥用和社交恐惧症后的第四大最常见的精神障碍。

真正的“强迫症”在经历什么

“那个时候困扰我的是杀人的事。我不断想我杀了人,这个念头不管何时何地都在困扰着我”。

“如果你拿起那把刀,你不知道会拿着它做什么,去什么地方。”

“在给别人泡茶时,你会把漂白粉放到茶里吗?你会给别人下毒吗?你可能会!”

“我怀孕的日子真是个疮疤,因为我深信我肚子里不是婴儿,而是寄生虫。”

这些疯狂的想法,是纪录片中,每天都会出现在强迫症患者脑中的真实念头。这是强迫症最重要的特征和诊断标准之一:侵入性思维。DSM5对它的描述是:

在干扰期间的某个时间经历的反复和持久的思想、冲动或图像,往往是侵入性和不必要的,在大多数个体中,这些想法、冲动或图像会引起明显的焦虑或痛苦。

强迫症患者的第一反应是忽略或者摆脱这些想法,但这种尝试往往以失败告终。

这些念头用一种具有威慑力的口吻、持续不断地告诉你:周围有危险,你会做出伤害别人的事(哪怕这些危险并不存在),它会唤起患者强烈的焦虑和恐惧,为了解决这种极度痛苦的情绪,强迫症患者会反复做一些避免这些危险发生的事情,这就形成了强迫症的另一个主要特征和诊断标准:强迫性行为。

理查德就深受强迫性行为的困扰。

在跟女友出门之前,他把车门把手、安全带、任何可能触碰到他的东西擦了一遍,以防止脏污沾到身上引起情绪的爆发。家里的所有家具,椅子、饭桌都铺了床单,一只苍蝇落到床单上,他会马上去清洗,自己的衣服也要洗,因此卫生间里堆满了还没来得及洗的衣服。

理查德说,“我的人生简直跟地狱一样”。纪录片《强迫症:心魔》

他最大的恐惧是食物和水,因为这会让不干净的东西进入体内,他没法洗掉它。在镜头前,他准备给自己做一个三明治,为了完成把两片面包放到盘子里这个步骤,他洗了3次手,这已经是为了拍摄简化的步骤了——因为不知道摄影机究竟干不干净,他把盘子里的面包扔掉了。

强迫性行为有这些表现形式:

不停地检查(门窗、煤气、房屋报警器、信件);

反复确认一些问题(自己是否有某种疾病,是否性唤起,是否理解了某个文本意思)

反复清洁(厕所、门把手、衣物、刷牙洗澡):有人会把手洗到流血,有人会为了避免碰到脏东西避免接触他人、去公共场所。

囤积:无法丢弃,哪怕这些物品已经没用破旧不堪了。

追求对称、有序和整洁:比如物品要按特定序列摆放,不能忍受有瑕疵和斑点的事物。

你可能觉得,这不就是我理解的“强迫症”吗?

据DSM5,强迫行为是否构成医学诊断,要满足这样的标准:行为超过了1个小时,并且导致临床上严重的困扰和损害。

比如有人会因为要反复检查燃气无法出门、总是迟到、心烦意乱无法工作,有人因为要不停洗衣服,不能出门,逐渐丧失了社会机能。

作为一种复杂的精神疾病,它需要经过精神科医生的综合判断才能确诊,不能仅仅根据几个“强迫症状”就判定为“强迫症”。

所以,如果你的“强迫症状”没有给你的生活造成影响,请不要随便把它叫做“强迫症”。这样的玩笑,会让人们很难理解它的真正含义,误解一个真正的强迫症患者正在经历的痛苦,这会让他们更孤独、更难获得帮助。

直面恐惧的疗愈之路:我叫我的强迫症“奥利维亚”

一个好消息是,自90年代以来,人们在认识、理解和治疗强迫症方面已经取得了很大进展,在适当的治疗下,这个脑中的“魔鬼”对患者生活的影响将大大减轻。

除了药物,认知行为疗法(CBT)和暴露反应预防(ERP)是目前被证明有效的治疗强迫症的方法。二者的共性在于,都需要让患者直面生活中最让他们感到害怕的东西:CBT是直面头脑中那个可怕的念头,ERP则是去做现实中最可怕的那件事。

1CBT:“那个邪恶的魔鬼不是真的”

凯瑟琳在31岁被诊断为强迫症,她从小就有一些强迫性行为。比如,四五岁就会总是担心家人们遇到危险,出门前花几个小时检查房屋以防发生火灾,但这并没有严重影响她的生活,直到她成为一个新手妈妈。

生完孩子之后,她出现了强迫性行为:反复检查孩子的呼吸,没法停止,不吃不睡。后来,侵入性思维开始困扰她:当孩子的奶奶抱着孩子时,她会想,自己可能会把孩子接过来扔到墙上。因为担心自己伤害孩子,她扔掉了家里所有的刀,也没法推着婴儿车跟孩子一起出门。为了能让孩子真正“安全”,她甚至有了自杀的念头。

CBT疗法帮了大忙。认知行为理论认为,每个人都有不合理的想法,让强迫症患者陷入恐惧的不是那个“魔鬼”一样的想法,而是人们对这个想法的理解和应对方式,这又会影响我们接下来的行为。

CBT要做的第一步就是:让患者意识到那个困扰他们的东西只是一个想法,而不是真正的自己。当他们学会把想法跟自我分开,就有了空间去审视这些想法的合理性。

凯瑟琳就是这样做的,她把这些侵入性想法变成了一个虚构的卡通形象:她给她取名叫“奥利维亚”,并让自己的艺术家丈夫画了出来。

凯瑟琳的“埃利维亚”

在她的想象中,奥利维亚不是一个邪恶的魔鬼,而是一个始终在担心着危险,有点容易受惊,但又很善良的小动物。它经常会因为受惊尖叫起来,以前,凯瑟琳会以为这是真的,也跟着害怕起来,但当她意识到奥利维亚说的不是真的,她就可以安抚它:别傻了,这没什么,什么都不是。

有了奥利维亚之后,凯瑟琳的症状大大减轻了,她甚至重新去买了一把刀。

2ERP:“让最可怕的事情发生”

暴露反应预防(ERP)的治疗核心则是:让最可怕的事情发生。因为一直担心自己会把儿子从自动扶梯上扔出去,凯瑟琳一直不敢去百货公司,而治疗师要求她抱着孩子,在商场电梯上反复上下。

一开始,焦虑会到达顶峰,但随着乘坐电梯次数越来越多,而自己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焦虑就会慢慢减轻,直到完全消失。

苏菲也经历了这样的过程,她总觉得自己会用绳子勒死人,治疗师就让她拿着绳子在街头走路,耳机里播放着她自己的想法:你刚才勒死人了,你刚杀了人了。

她终于意识到,就算在极度的焦虑下,她担心的情况也不会发生——于是焦虑慢慢减弱了。

如果身边有强迫症患者,我们可以为ta做点什么?

如果你有家人或者朋友是强迫症患者,不被打乱生活节奏是很难的。有研究发现,60%的家庭成员会配合患者的强迫性行为,而这会让这些症状变得更糟。

建议的做法是:支持,关心,但不配合他们的强迫性行为。下面是一些具体的建议:

1照顾好自己是首先重要的。

作为强迫症病人的照顾者,我们要好好吃饭、睡觉、工作 建立自己的生活秩序,不要因为对方的行为改变自己的日常。

另外,跟强迫症患者相处会给你带来很大的压力,找时间跟其他朋友出去旅行,自己在家里设置一个不被打扰的空间 这些活动是有必要的。

2、不要成为强迫行为的“共谋”

我们需要设立边界,明确告知对方,你会做什么,不会做什么,并拒绝成为强迫性行为的参与者。比如:回答对方反复的问题,在对方清洗衣物时帮她买洗衣液,配合对方一起完成冗长的出门仪式 而是让ta自己承担这些行为的责任。

3创造一个支持性的环境

表达爱跟设立边界并不冲突。当对方提出不合理的要求时,明确告诉他:这是强迫症在驱使你这么做,这并不真实,我不会跟你一起做这件事。

同时也要让对方明白:你拒绝的是强迫症和强迫行为,而不是他这个人。你愿意陪他一起去解决问题,但重复强迫行为并不是一个好的办法。

4、关注和庆祝微小的进步

不要忽视你爱的人发生的任何一点微小的改变,哪怕只是今天少检查了一个门把手。设置一个小小的庆祝仪式,这能让你们都更有信心。

5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

如果你注意到身边人有强迫症状并且已经严重影响到他的生活,建议去精神科接受问诊和评估;

如果强迫症已经影响到你跟家人的生活,建议接受专业的心理治疗或家庭治疗。

治疗的路是艰难的,但值得。

任何一种疾病的命名,都是为了让我们透过这个名词关注到背后具体的人,而不是用来消费他们的痛苦。

Be kind,别再随便说自己是强迫症了,你不知道一个真正的强迫症患者经历了什么。

OCDA Monster in My Mind (15)

‘I call my OCD Olivia’ BBC News

David Veale et al,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

BMJ 14; 348 doi sdoiorg101136bmjg2183 (Published 07 April 14)Cite this as BMJ 14;348g2183

swwwocdukorgocdworldhealthorganisation

—作者招募—

表白暴力 | 男性凝视 | 无性恋

冬季抗抑郁 | 床戏指导员 | 智性恋

社交ghosting | 微笑抑郁 | 识别PUA

这世界太丧了,我们想做点治愈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