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曾经驰名西安的洗浴中心唐御宫因违建,正加紧拆除。

可以说,唐御宫皇家浴场是西安老牌儿的浴池之一,承载着许多西安人的青春记忆,几乎成了玉祥门外地标性的建筑。

从外观上看上去就过时了,有种上世纪末本世纪初暴发户家装的感觉,全然已经跟不上时代的发展了。

中国人洗浴的习惯由来已久。我们可以看到几十年来浴池一贯的样子,那是由白色的方块瓷砖砌成的大池子。

洗浴中心,大概是90年代从东北传到西安,洗浴文化曾在东北盛行一时,尤其是在沈阳,聚集了各类洗浴场所,名字起得都土洋土洋的,多叫” XX皇宫”、”富豪会所”。

当你一走进店内,穿着白衬衫大红领带的小弟就热情迎上,大喊大哥换拖鞋!大哥里面请!当你洗好澡要去休息,又会听到中气十足滴大喊:二楼男宾一位!

对,就是内个味。清洁不是目的,目的是放松。

这样的洗浴中心形式传到西安,金碧辉煌,神像,罗马柱,大理石;融合了早先洗澡文化中的公共交流传统,西安浴场继承了罗马浴场正统,简直想唱首野狼disco。

最火的时候,西安曾经被称戏称为“浴都”。洗澡花样可真多,洗澡、搓背、火罐、中医、理疗、按摩,某些地方还夹带着色情服务,各类服务一应俱全。西安人还是挺爱洗澡的,居然能洗一天。仿佛是一夜之间,二三十家各种各样的洗浴中心崛地而起。不知道为什么,这洗浴中心核心灵魂都是装修:一定要金碧辉煌,动辄斥资几千万。

随着时代更迭、民智渐开,这些红极一时的“土豪洗浴”,都逐渐被淘汰转型,大西安的有名的洗浴中心很多,诸如凯撒宫、维多利亚、凯德华、热带雨林、摩登假日、温莎堡、雍村饭店还记得东南西北这些有名的洗浴中心吗?

唐御宫皇家浴场:暂停营业

西安唐御宫酒店是佰金翰集团公司投资兴建的一座集洗浴、餐饮、住宿、休闲、演艺和商务洽谈为一体的准四星级酒店。

03年开业的,位于西安市莲湖区玉祥门转盘东南角。酒店整体营业面积7000余平方米,总投资逾3000万元人民币。

曾经也是高档洗浴中心,年前,人均消费在0元左右。而现在团购399每人。由于违建正在拆除,目前是关闭状态。

凯撒宫洗浴:强制查封

因经营困难拖欠房租,位于西安文艺北路曾经颇有名气的凯撒宫洗浴广场及酒店共11层,于18年时,被法院强制清腾房屋。

西安至尊凯撒酒店有限公司位于文艺北路。17年4月时欠下西安某发展公司270万余元租金和逾期付款违约金167万余元。

凯撒公司称,公司经营困难,会尽力按期支付房租,不同意解除合同,同意支付拖欠的租金,但认为违约金约定过高,同意支付合理的违约金,不同意腾房。

软磨硬泡了几个月后,法院张贴腾房公告,责令凯撒公司17年11月30日前腾房。

18年1月22日,凯撒宫洗浴广场及酒店进行了物品清点造册和现场查封。清腾的房屋共十一层,每层楼均有执行法官逐房张贴封条。那天,门口围观的全是周围居住的市民,封的不只是凯撒宫,还有关于这里的满满的回忆。

西安凯德华浴场:火灾后倒闭

西安凯德华浴一度被称为开创了西北洗浴的先河。02年工商注册,属于凯德华餐饮洗浴娱乐集团公司,投资3000万元,工商注册资金0万。

当时在同行业当中,规模最大,档次最高,是一家集洗浴、餐饮、娱乐为一体。

13年发生火灾,过后没多久就拆除了。

去年还有人在网上问,怎么说拆就拆,卡里的余额两万多,怎么退?

真爱服务事业股份有限公司

拉周杰伦入股

洗浴中心通常被认为是”男人的地方”而饱受垢病,深受洗浴文化熏陶的西安人怎么咽得下这口气,于是,主打“绿色洗浴的”第三代应运而生。

真爱股份成立于03年,因其倡导“绿色”洗浴理念,因其专业,规范的运营,赢得了消费者的好评。

13年、14年和15年前7个月,真爱年华分别实现营业收入379亿元、321亿元和180亿元,净利润464570万元、310504万元和133061万元。曾经号称亚洲最大的温泉洗浴中心。

据说,西安真爱服务事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真爱股份”)在12年股转系统披露了公开转让说明书,称其是洗浴中心,实际上是真爱范特西KTV,真爱股份持85%股权,而余下15%的股权则归属台湾歌手周杰伦。

西安真爱曾经和西安旅游达成合作,作为西安旅游上市的资产之一,但后来因种种原因导致双方的合作“流产”了。

真爱在行业中的企业也在想着如何创新:大型沐浴企业摒弃单一传统的洗浴服务模式,开始拓展餐饮、住宿、理疗、影视、文化等领域,所以,真爱股份又能洗浴又能唱K,也算是行业的先驱者。

12年入伙时,周杰伦是投入了真金白银的:大约117万美元。

在12年KTV开业之初,周杰伦曾期待五年后在中国A股上市,但愿望已经落空。

最近几年,受行业整体衰败的影响,再加之去年的疫情,西安真爱已经进入了颓势,目前正在困境中艰难维持。

摩登假日酒店因修地铁拆除

位于南二环和东二环交汇处的摩登假日酒店也是西安老牌儿高端浴场中的一员了,03年建成,注册资本6600 万。

03年的6千多万,听起来就很豪气。虽说,近两年,已经没有了辉煌时期的意气风发,但一直也在勉强经营。

由于规划要在东二环修建立交桥和地铁站,年春节前后,摩登假日酒店被拆除。

网上又是轩然大波,又是一堆会员没消费完要求退钱的。

纵然今日的“洗浴”在早已脱离那低级意义,但一家又一家的浴场冷清,甚至是消失在大西安的发展中。

时代变了,大西安也变了,眼看着空地都要变成电子城和商业街,这象征着新的经济模式已经开始向旧的模式发起了正式的挑战。

曾经的“浴都”只能永远活在西安人的记忆里了。